捷豹高手论坛

众里寻“他”千百度 大号“袁大头”溯源
发布时间:2019-03-06

后来由于军阀混战,各地纷纷私铸“袁大头”,也包括中共所属的不少苏区依据地,导致存世的“袁大头”品德错落不齐。甚至截至1929年(民国十八年),一些处所还在铸造民国三年版的“袁大头”。不过最近笔者发现了一枚大号的袁像银元,这枚袁大头与别的地方版乃至私版完全逆悖。按常理,地方版乃至私版在分量跟成色上个别比核心版品质差,可图2所示的这枚大号“袁大头”,其直径居然达到41.58毫米;厚度也有2.87毫米。按照这样的大小,其重量应当保持在28—30克左右,但正面袁世凯像的嘴角部位有显著的挖除减重痕迹,且顶上部位的外齿也明显被打磨过,所以实际秤量重27.01克。此外,其成色鉴定结果为十足的九成银,而不是官版的89%,由此看来,这是一枚完全超标准的货真价实的“袁大头”! 因为该币形状直径明显比个别币大,经测量币面上的头像与背面的字口都被拉长,说明铸造用的模具被修正过;最让人称奇的是在背面嘉禾图的底下绳结处倒打了一个显明的“中”字,这不是当时常见的钱庄票号戳记,而是铸造时的钢模压出来的,应为造币厂在币面打的标记。至于官版“袁大头”本身的内齿暗记,该币则全部保留。此品以前可能被重物长期压镇造成币身塌陷翘曲变形;之后又被反向打压校正,因而整体币面磨损重大,周边外形亦是起翘不平,加之正面的减重和其它压镇痕迹,这枚大头的形状离雅观相差甚远。 笔者根据其重量与成色分析,该币与清末民初之际国内大量流通应用的墨西哥鹰洋及法属坐洋(减重版)的重量成色完全相同。而墨洋在海内各大城市,尤其是江南地域的钱市影响力很大,尤其是上海的各大外资银行,其发行的纸币完整以墨洋作为本位币进行兑换,甚至1919年前,墨洋都是沪市钱业公所制定的洋厘行市里的货泉换算基准,影响甚远;而坐洋主要在法属印支地区(即中南半岛三国)流利,其影响力也辐射到我国云南跟两广一带,至民国初年广西、云南境内基本已完全流畅坐洋银元。因为广西的陆荣廷以及云南的唐继尧不服袁世凯的统治,因而两地应该不可能会铸造“袁大头”银元。 那么该币的铸造地就剩下以上海为中心的墨洋流通地区了,在刚接触袁像国币时,其重量、成色的差异难以兑换通用,而国币又事关国家主权不能拒绝使用,因此该地区采取了变通的方式:修改模具,在背面加一个“中”字(以示此为中国货币),加大银元尺寸。但由于缺少教训,铸造出的银元超重后,再进行挖除打磨减重,影响了全部银元的外观。 当时江南地区的铸币局包含南京银元局及其下属的苏州铜元分局,以及杭州造币局等。这多少家造币厂都有可能铸造这种大号银元,因为缺乏相关的文献记载与资料,故难以判断。此外,上海钱市于1919年“五四”运动后取消了墨洋的换算基准地位,改为国币“袁大头”,这种大号银元的铸造和使用年限应在1914—1919年间,是上大陆厘行市换算基准从墨洋到国币的过渡阶段银币。 鉴于铸造不尺度且存在常设性质,可能断定铸造量较为有限,且当前全体利用普通国币,这样的大号银元被回炉重铸成一般银元的可能性较大,上述的这一枚纯属漏网之鱼。虽不敢说只此一枚,可可能保存至今实属不易。

民国三年(1914年)二月,北洋政府为了收拾币制,划一银币,颁布了《国币条例》及《国币条例实行细则》,决定实行银本位制度。同时,钱币的锻造发行权归民国政府所有,原来的各个官局所铸造发行的1元银元,由民国政府兑换改铸,并否定它们的价值等同于国币1元的价值。国币中的主币是1元银元,其重量是库平纯银六钱四分八厘,材质是银占90%,铜占10%,当前改为了银占89%,铜占11%,一枚成品银元的分量是7钱2分。正面镌袁世凯侧面头像及发行年号,反面铸嘉禾纹饰与币值。《国币条例》公布当年先在天津造币厂铸造“袁大头”壹圆银币(图1),银元规格为直径39.24毫米,厚2.5毫米,重26.54克;而后在南京、广东、武昌等造币厂陆续铸造,这时是中心官版的“袁大头”。